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实事求是
“衡中模式”顺应时代,“围堵”有用吗?
作者:萧仲文 | 来源:向导周刊(www.xiangdaozhoukan.org) | 点击: | 发布日期:2017-05-08

   

2016年6月23日,河北省高考成绩公布,衡水中学(衡水一中)以本一上线率92.44%,再次位列河北省第一名。衡水中学官网数据显示,河北省文理科第一至第四名,全部来自该校。近日,“衡中模式”落地浙江,招致包括浙江省教育厅官员在内的教育界人士抵制,并喊出"浙江不需要"的口号。(北京时间4月12日)

笔者看来,“衡中模式”能步步为营,在社会上赢得口碑荣耀,与应试教育提供生长土壤息息相关。素质教育喊了很多年,总是雷声大、雨点小,现实中只是给有权势、有力量者接受更好教育提供借口而已。教育界官员们冠冕堂皇地围堵“衡中模式”,殊不知他们才是“衡中模式”存在的始作俑者,与其横加阻拦、口诛笔伐,不如认真思考教育管理的得失。

眼下,任何地方标榜管辖内教育环境多好、教育质量多高、教育理念多新颖,都逃不过辖区存在“超级学校”的事实。这些“超级学校”在地方教育界倚重支持下,集优秀师资和优秀生源于一身,成为雄霸一方的实力存在。家长们为了让子女挤进这些名校,不惜代价找背景、托关系,这种现象已经成为中国特色。当“超级学校”成为有权势、有力量者角逐的地方,教育就已经差别化、阶级化,有了贫富界别。

笔者看来,某些教育界人士围堵“衡中模式”,一方面为了彰显浙江教育与众不同的存在,一方面证明他们根本没有认识到“衡中模式”存在的根源。如果教育资源能够城乡平衡,而不是教育管理者倾社会资源在发达城镇打造“超级学校”作为政绩,那么“衡中模式”就不会存在。或者,改变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局面,又何惧“衡中模式”纷至沓来?


【关闭窗口】
向导周刊往期查询
  • ​​2020年第2期
  • ​​2020年第1期
  • ​​2019年第4期
  • ​​2019年第3期
  • ​2019年第2期
  • ​2019年第1期
  • 2018年第4期
  • 2018年第3期
  • 2018年第2期
  • 2018年第1期
  • 2017年第4期
  • 2017年第3期
  • 2017年第2期
  • 2017年第1期
  • 2016年第1期
  • 2015年第2期
  • 2015年第1期
  • >>更多
    版权所有:北京联创求是文化中心 国家组织机构代码:91110106091872217E 中央办公厅出版社(西苑):ISBN978-75151-0348-8
    传真:01066242866 官方微信:qiushi652460990(东方红) 投稿邮箱:qiushiwang@yeah.net 通讯地址:北京100005-08信箱
    工信部《信息安全管理师》:牛艳峰—高级证书:150051140300034 任亚东—高级证书:150051140300035 法律顾问:北京律师王红军 王海永
    中央公益机构(残)证号:41272519720209067X13 工信部备案:京ICP备14008639号-7北京市公安局备案:京公网安备1101060005526号